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parasite/mulu2019/plugins/default.php on line 89
-中金博客✅✅✅


_我想起了远逝的丝绸之路

文章来源:    发布时间: 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    总是想起那满载辉煌的古道。跟着汉使张骞的驼队,从长安出发,饮一杯送元二使安西的酒,西出阳关。一路走来,歪歪斜斜的足迹,印满岁月里不寻常的邂逅。
抚摸着那段孟姜女哭倒的长城,看枯草在暮色中抖动秋天的根须,却在仰天一瞥时看到了远天的归鸿,�听到了昭君出塞时那凄婉的琵琶声,看到了苏武牧羊时紧握的汉使旌节;目睹了李广自刎前愤怒成一团燃烧的火焰。
心上有一堵斑驳的城墙,永远地横亘着。楼群中的西域,西域中的丝绸路,像一颗疲倦的星辰,在银河里沉浮,落落孤寂。温柔的绿死了,潺潺的流水干了;大厦古雕楼的飞禽走兽,凝望着惨白的月亮。站在寒意深深的魔鬼城前,只有几堵断壁残垣在风沙中演绎着一个古城的兴衰荣辱。
遥想大漠丝绸路,孤傲地悬着它世纪的心思。就这样独步在砖石构成的丰碑上,已经枯死的沙柳,伫立着怪影,印证着千年前的繁华。没有尽头的巷子啊!无数的门,无数声“吱呀”,无数人们的身影。来了一拨又一拨,在未曾干涸的溪石上,捶打浆洗的麻衣,难掩的一串渐远的蹄声……叮叮当当的咏叹里,有多少魂魄穿过黑夜的隧道,敲打历史的回音壁。晨雾里睁开眼,丝绸之路的商人都闲坐成罗汉,无法酣眠。我真想走上去摸摸雪白的胡子,不——是雪一般的沙砾。客栈中一曲《高山流水》,留下一张张黑白胶片,留下狂风中隐约的冷笑。
沉默是积蓄,是力量,丝绸之路在向天空接近着,一队无声的骆驼带着永久的繁华,消失在风沙的后面。风沙大啊!多少钱庄、店铺、货栈、作坊,还有多少舞榭歌台、酒楼客舍,就这样不经意地被风吹散了。多少重大的历史事件,就这样不经意地被风掩埋了。暮色古道变成一堆熄了火的红炭,伴随着满东方散步的佛,留下一座座洞窟,演绎着一幕幕哑剧。望着那金灿灿的沙砾,我忘记了日落照着大旗的豪迈,忘记了来自草原“风吹草低见牛羊”的无限惬意,甚至忘却了什么叫做草肥水美,而这里曾经是帝王将相的行宫猎场。
想象着人们没有私心,但人们不可能没有私心;想象着风沙不吹,但风沙不可能不吹;想象着古道依旧繁华,但古道不可能依旧繁华,所以这一切注定发生。悠悠的骆驼依旧在耳边回萦,丝绸古道,我希望下次在梦中与你相遇。
后记:
西部大开发的步伐已经启动,而生态的步伐却没有以相应的速度推进。我希望我们的西部,不要成为丝绸之路。绿意全无,黄沙漫漫……  

   日子如流水一样从我身边匆匆而过,并无什么特色,觉得以前的日子好像白过了。

  但最近有一天,却让我发现了生活的意义,让我难以忘怀。

  那是前一段时间,我校开设“多媒体教学课”,邀请了许多领导和家长来听课。我走进教室朝后一看,啊,听课的人真多,黑压压的一大片,他们正嘁嘁喳喳的议论着什么。好大的场面呀!我的虚荣心马上膨胀起来,心中暗想:一定要在老师、同学和客人面前好好地露一手!我悄悄地“侦察”了一下情况,妈妈坐在左前方,正朝我这边看呢。我暗下决心:一定得往妈妈脸上“贴金”。当老师提出问题时,我把手举得高高的,老师刚叫到我的名字,我就“嗖”地站起来,准确地回答了老师提出的问题。老师和听课的人都向我投来赞许的目光。我心里美滋滋的,得意洋洋地坐下了。

  当老师又提出问题时,我生怕别人抢了先,不假思索就把手举得高高的。老师见我十分积极,就再次让我回答问题。我站起来后,却不知道如何说了,结结巴巴地回答不上来。这时课常上静极了,全场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到我的身上,当时我真想一下子钻进地缝里。当老师叫我坐下时,我像泄了气的皮球,呆呆地坐在凳子上,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接下来老师讲的内容,我什么也没听进去。

  下课了,妈妈轻轻地拍拍我的头,安慰我,并劝我说:“凡事要经过思考再行动。一个人如果只想着出风头而不假思索,会出大丑的哟!”

  是啊!凡事要三思而后行,这普通的道理以前�怎么不知道呢?这天的才识要牢记啊!  




(责任编辑:)

猜你喜欢:

2020/01/26

热点聚焦

相关新闻

专题推荐

热门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