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bin官方网站,记忆走过的

文章来源:儿童贝瓦故事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2-09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bbin官方网站

bbin官方网站

一直固执地认为:梦是记忆的出口。在夜深人静,半梦半醒间,记忆便慢慢地走出来。bbin官方网站们都以为那只是梦,所以心安理得的回味。其实,它是被遗弃的记忆,只不过经过梦的装饰后再卷土重来而已。
是的,它是被遗弃的。父母的责骂,老师的批评,别人的讪笑,朋友的背叛,恋人的离开……这所有一切不如意的记忆被遗弃在心底最阴暗的角落,不想被提起,不想被揭开。但是,不甘寂寞的它会趁人们最脆弱的时候来袭。而深夜,是最佳的战场。
是谁说过:记忆短得像最后一夜,等不到天亮就要被毁灭。其实,不是记忆太短暂,而是打碎后的碎片太过短小,不足以支撑整个黑夜。于是,便羽化作黎明前的梦魇。是第一个也好,最后一个也罢,在梦魇深处,谁都会微笑,谁都会流泪。
清晨,透过迷茫的双眼凝视自己。看见的是朦胧一片。迷茫已浸透全身。
其实,记忆最可怕的不是被遗弃,而是被怀疑。
当记忆被怀疑时,心里的那种彷徨无措是无法用言语去表述的。不知道它是什么,属于谁,甚至不知道它是真实还是虚幻。可这种种又无法去证实,因为,我们都回不到过去。回不去。于是,带着怀疑继续制造记忆。在昏黄色灯前默然徘徊,等待黑夜,妄想着穿越梦境,去那些或是晶莹剔透的碎片里,或是淡淡涩涩的灰烬中寻求一丝安慰。
在不知是真实还是虚幻的记忆中,我们慢慢妥协了。是的,怀疑毁于妥协,在喧嚣与是非中遗忘,在快乐和悲伤中游走。
或许,只有记住才是对待记忆最好的方式。
让它完整地存在于脑海中,当需要记忆去赶走必然的寂寞时,陌生却熟悉的画面便会如电影般一个接一个地被放映。或许是黑白,或许有雪花,可它却是真实的。笑,真实;痛,也真实。
但,如易安般镇日思鸿雁飞过,叹黄昏寂苦也只是对自己身体的折磨,灵魂的摧残。记忆是该记住,而不是沉浸。沉浸于流逝的过去,只会徒增伤感,于事无补。
生命的长河不停地流淌,快乐,痛苦,幸福,悲伤终会流逝,何必去在乎流逝的是什么,有多少。逝者如斯,珍惜并把握住每一个流逝的瞬间才是亘古不变的人生态度。 

    喜欢一卷诗书在手,或品读“照花前后镜,花面交相映”的慵懒与情思,一抹浅淡的远山黛,画出女子的婉丽;或感受太史公笔下暗潮涌动的政权争夺,尔虞我诈,险象环生;或带着一颗心和三毛共赴撒哈拉沙漠,体味异域风情。正如古人所言,“言为心声,文如其人。”不错的,在文章中确实能感受到作者的性情,或潇洒坦荡,或自由不拘。
  大凡在文学界受人敬仰的,读者都能找到与文章匹配的词语去概括作者的性格,想来这就是我们所能感知的“人品”了吧。他并不是仅从一篇文章中体现,而是渗透在作家一生的写作历程中。初识袁中郎是在《满井游记》:山峦为晴雪所洗,娟然如拭,鲜妍明媚如倩女之面而髻鬟之始掠也。如此潇然山水的才子,想来也是一位人生的哲学家,他自言“独抒性灵,不拘格套,非从自己胸臆流出,不肯下笔”。其实,这话不但说出了中郎的文学主张,也说出了他的人生态度。在那些赞美自然风光的游记中,每一篇都是他对这种生活本色的探寻,一种行胸臆的格调。他的文章就是他的内心,我们能从文章中感受到作者人格的真,才会让我们的心产生一种共鸣。
  文学贵在思想的碰撞,金代元好问提出了自己不同的观点:“心画心声总失真,文章宁复见为人。”我们总认为的在人格与文章之间的等号却在这里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文章会成为人心的面具,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,也许我们需要用一双聪慧的眼,一颗睿智的心去感知。
  文章是抒发人性的途径,而有时这条道路会被外界因素阻隔,让我们看不真实,文章本身也沦为了工具。郭沫若以一首《天上的街市》成为中国现代诗史上一位举足轻重的诗人,当革命的烈火蔓延整个中国大地时,他的诗便成为了配合革命形势的产物,毫无立场的歌颂与批判,是成为“御用文人”的悲哀。也许在郭老的骨子里是崇尚自由的浪漫主义,但他的心被拷上政治的枷锁时,所有艺术的美感就消失殆尽了。曾经歌颂出《女神》这样唯美诗篇的人,湮没在革命的浪潮中,bbin官方网站们只能扼腕叹息了。
  但不管有什么不同的观点,有一样是不能否认的:文显其品动人心。因为他们能将自己的真当作汤底,用生活的阅历作为菜料,以真情实感为辅料,烹饪出一锅令人回味的佳肴。 




(责任编辑:逯春雪)

专题推荐

  • 以“我和我的祖国”为年度主题 2019深圳成人礼12日举行
  • 物品识别+人脸支付 杭州首家刷脸支付老年食堂幕后